好亲娘,再会

2020年12月20日,星期日,好亲娘去世了。从出生开始一直陪着我的好亲娘,就这么离开了我们。

“我的奶奶名叫张玉英,本名叫孙月英,出生于1931年11月1日一户常州农村家庭,出生时她以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虽说在农村,可还算是个读书人的家,由于家庭条件不是太好,6岁时,奶奶就被送到了无锡农村的一户亲戚家(那户人家没小孩)。由于那家姓张,她就改姓张,而月英月英又被误以为玉英,便有了现在这个名字。

    可刚到无锡就不太平。1937年日本入侵中国,刚开始时,还能在阁楼里躲躲(日本人比较笨,不知道上阁楼找)。后来,就只能逃难。在逃的过程中,她不慎跌落到一个池塘里,棉袄被浸湿了,被湿棉袄捂了整整一天一夜,给她落下了终身的病根:她每年都要咳嗽,而且试了好多偏方都治不好,只能自行复原,第二年又反复。40多年前,她又吐血了,这后面会讲。

    过了一两年,日本鬼子的脾气似乎没那么暴躁了,不是见人就杀了,可是,日本人还是挺霸道的,稍有不服就拳脚相加,中国人在日本鬼子面前还是抬不起头。在这样的恶劣条件下,奶奶上学了!(这是因为她时张家独女的原因)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因为它是个女的。上到四年级上时,由于家庭经济关系,她辍学了从此再没上过雪。在我看来,她虽说只念了三年书,可知识却不少,若她读书多一些的话,肯定是个大学问家了。——现在条件那么好,我要好好念书!

    没过多久,噩耗又传来了:她的养父去世了。虽说只领养了她5年,可仍是有感情的。没过多久,她便只身一人到上海老西门一家袜厂当童工。当时的条件十分艰苦,她往往是食不果腹,艰难的工作着。在工作了一两年后,家里传来消息:养母跟城里的一个男的结了婚,离开了农村,家里的田没人照顾。于是,奶奶又从上海回到了无锡,去照料自家的田了。

    在农村辛勤耕耘(一个人种4亩地才刚够吃饭)了几年后,1950年,她与爷爷结了婚。1951年,在把田交给农村公社后,她与爷爷一起离开了无锡农村到上海谋生。刚开始时,他们住在借来的5平方米的小屋中,只靠爷爷的一点工资度日。

由于爷爷的收入还不错,加之奶奶的身体不好(上面提及了的),于是奶奶一直没有工作,1953我的大姑妈出生了。1954年,全家搬到了刚建成的江南新村定居下来了,房子质量不错(我十岁以前还一直住那儿),全家便安安心心地住着。

    1958年,国家号召解放妇女劳动力,奶奶参加工作,前后干过很多活,这里也就不去多说了。

    1964年,在连续生了4个女儿后(一个在3岁时因输血错误死了),我的爸爸出生了,当时爷爷奶奶那高兴劲就别提了。那以后,她也没有再生。

    之后是相安无事的好些年,孩子们健康茁壮的成长着,一家人温馨而愉快。

    可是,1982年,不幸发生了。爷爷突然生病住院,奶奶为了照顾爷爷而提早退休,可这仍没能留住爷爷。1982年8月22日,爷爷走了,那一天,正好是他52岁生日(1930.8.22-1982.8.22)。奶奶悲痛欲绝,天似乎塌下来了一样。可是,为了这个家,她坚持了下来。直到1988年,我呱呱坠地了。

    我出生后,奶奶便全身心照顾我——喂我吃喂我喝,抱着我到楼下乘风凉,叫我算术和语文。至今我还依稀记得当年奶奶教我的童谣,讲给我听的故事。

    奶奶一生过的都不太平:刚开始时是贫穷,后来又是病痛。奶奶的病都是长久性的:心脏病、高血压、咳嗽、吐血。难得有的清福享了,身体又不行了。不过,奶奶还是挺过来了,她一次次地从病痛中恢复过来了,相信她能活到100岁!

    现在,奶奶在家东忙忙西弄弄,看看报纸和电视,生活得还可以。

奶奶一生勤勤恳恳,为人友好,希望她好人能有好报,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上面是我05年8月,高一暑假写的作业,一晃15年,却也没想到成为了纪念好亲娘最后的文字。

05年之后,好亲娘的身体逐渐衰老,恢复能力逐渐不如从前。从刚开始的完全自理,到后面15年后的半自理,到19年20年的基本不能自理,我们见证着人老去的样子。

19年底20年初,好亲娘突然排尿困难,于是去中山医院急诊室就诊。刚开始只是在抢救室外的床上,然后突然一天呼吸困难,血气分析发现二氧化碳浓度很高,于是紧急使用呼吸机,也是她第一次使用呼吸机。就在我们以为上了呼吸机基本等于宣告没救了的情况下,好亲娘又靠着惊人的意志力活了下来,1月中旬过年前2天回了家,在家继续使用呼吸机,并且经过逐渐的康复锻炼,3月的时候已经能不使用制氧机可以正常生活了。然而,缺氧导致了她大脑的功能受到了冲击,退化到了幼年的智力(阿尔兹海默),且记忆力一天不如一天。

20年11月19号,好亲娘又一次咯血,于是再次被送往中山医院。住了一周因为咯血情况好转外加急诊室人员嘈杂不利于恢复便回家调养,结果3天后又一次咯血,然后便再也没能回家,到12月20日去世,前后在中山抢救室一个月的时间。

最近几年,好亲娘基本每年要送2-3次医院,每次都会经历垂体->精神混乱->昏睡->清醒->出院的流程,期间会经历电解质紊乱(低血钾血钠)、心衰指标上升等危重状态,并且每次都能转危为安。然而这次,伴随着呼吸衰竭、心衰,后期的肾衰竭,好亲娘没能熬过2020的寒冬,没能等来我的娃叫她一声阿太。这次住急诊室期间,医生很早就说这次很难挺过。刚开始只是咯血,后来血止住了,但是血氧开始下降,再之后排尿量减少人开始水肿,再到后来呼吸机,强心剂,盐酸多巴胺(提升血压),间羟胺(合用),我们只能看着她的寿命从天,到小时,到秒。最后的一周,她基本都处于昏迷的状态,偶尔清醒一两分钟,也很难进行交流,只能点头,到后面只能眨眼,再到后来眼球无意识的动作、抽搐,作为陪护真的力不从心。

回顾好亲娘这一生,除了最后一年的轻度阿兹海默,她始终保持着很好的头脑,并且一直在各种操心。从最初的可以亲力亲为,到后期的只能在床上指挥,都要发挥着管家的职责。她一直贯彻着勤俭节约的理念,不愿意多花钱,能重复使用的绝对不丢弃,餐巾纸都要撕一半擦嘴另一半留着。正是这样的勤俭节约,让她在仅有的养老金的情况下,还能攒下10多万的存款,非常不容易。

然而,这又能如何?在绝对的衰老面前,现代医学并不能让人实现永生,生老病死是不可逃脱的规律。所以,珍惜爱护当下活着的人,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好亲娘一直以来都特别爱护着我,作为唯一的儿子,又是唯一的孙子,从小就视我为掌上明珠,却又一直谆谆教导让我不骄不傲。她的愿望,从最初的我爸能结婚,到后来我的出生,我能长大成人,到后面的能考上好的大学,能大学毕业,能结婚,到最后的想报重孙。然而命运弄人,眼看着我的娃还有5个月就能出生,她却没能等到这一天。

好亲娘,再会,您安心的去吧,我们都会好好地,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一定会努力做更好的自己。

北风呼呼叫 大雪纷纷飘 地上银花儿 积起三尺高 一个老头儿 弓身把雪扫 扫净小路儿 又去扫大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